首页 > 个案剖析 > 正文
怎样调节焦虑、恐惧、无助。
 
作者: 来源: 时间: 2014-4-1 21:02:49 阅读次数: 0

我今年18岁,是个刚进大一的学生。优异的成绩一直是我从小学到高中的自豪。可进入大学后,人才藏龙卧虎,我的成绩只能算是中上等,以前我可是老师眼中的天之轿子,可大学里,我觉得我在老师眼里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人。我努力学习想找会失去的光芒,可是付出不等于收获,我成绩始终不突出。


我很逞强,什么都喜欢跟人比。尽管我来自农村,我也没有认为我比城里的人矮一截。只要别人在学习上,生活中强过我,我就很不开心。平时喜欢我行我素,没有什么好朋友,和室友也相处不好,我试着和他们融为一体,但他们对我很冷淡。而且我觉得自己有时候很可怕,当看到别人比我强的时候,我都会躲在蚊帐里哭泣,甚至还想过自杀。一次室友买了件好名牌衣服,总觉得她在我面前炫耀,后来找机会把她的衣服用剪刀剪破,事后虽然有很大的罪恶感,但当看到她伤心难过的样子时,心理居然还有丝快感。可冷静下来我恨自己怎么如此虚荣。我特别想家,在家我能活出自己,不用刻意的去伪装。我感觉我活的好累,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?


分析:


当事人的主要情绪是:我今年18岁,是个刚进大一的学生。优异的成绩一直是我从小学到高中的自豪。可进入大学后,人才藏龙卧虎,我的成绩只能算是中上等,以前我可是老师眼中的天之轿子,可大学里,我觉得我在老师眼里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人。我努力学习想找会失去的光芒,可是付出不等于收获,我成绩始终不突出。


我很逞强,什么都喜欢跟人比。尽管我来自农村,我也没有认为我比城里的人矮一截。只要别人在学习上,生活中强过我,我就很不开心。平时喜欢我行我素,没有什么好朋友,和室友也相处不好,我试着和他们融为一体,但他们对我很冷淡。而且我觉得自己有时候很可怕,当看到别人比我强的时候,我都会躲在蚊帐里哭泣,甚至还想过自杀。一次室友买了件好名牌衣服,总觉得她在我面前炫耀,后来找机会把她的衣服用剪刀剪破,事后虽然有很大的罪恶感,但当看到她伤心难过的样子时,心理居然还有丝快感。可冷静下来我恨自己怎么如此虚荣。我特别想家,在家我能活出自己,不用刻意的去伪装。我感觉我活的好累,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?


分析:


当事人的主要情绪是:焦虑、恐惧、无助。


自我价值感较低。对自尊的需要是一个人的重要基本需求,而自尊的建立最初是从“他尊”开始的,通过重要人物(父母或老师)的肯定和关注,以及通过与同龄人的比较来获得的。但自尊的建立不仅仅停留在这个阶段,需要通过自我发现、自我整合,构建真实的自我,从而获得自我欣赏、自我肯定的情感。而不需要再依赖别人的关注。


  当事人内心充满了嫉妒和怨恨,这种恨的情绪指向他人,就表现出对他人的伤害;指向自己,就表现出想自杀的倾向。其实这种情绪背后有一种没有自我的悲哀。


从社会适应来看,它只能在家里才能感到轻松,进入社会就只能带着不堪忍受的面具。这说明她的自我功能很弱,不足以应对家庭以外的人际关系。


  要解决当事人的问题,要从构建真实的自我这个角度入手,在这个基础上逐渐增强自我的功能,重塑自尊和自信。



自我价值感较低。对自尊的需要是一个人的重要基本需求,而自尊的建立最初是从“他尊”开始的,通过重要人物(父母或老师)的肯定和关注,以及通过与同龄人的比较来获得的。但自尊的建立不仅仅停留在这个阶段,需要通过自我发现、自我整合,构建真实的自我,从而获得自我欣赏、自我肯定的情感。而不需要再依赖别人的关注。


当事人内心充满了嫉妒和怨恨,这种恨的情绪指向他人,就表现出对他人的伤害;指向自己,就表现出想自杀的倾向。其实这种情绪背后有一种没有自我的悲哀。


从社会适应来看,它只能在家里才能感到轻松,进入社会就只能带着不堪忍受的面具。这说明她的自我功能很弱,不足以应对家庭以外的人际关系。


要解决当事人的问题,要从构建真实的自我这个角度入手,在这个基础上逐渐增强自我的功能,重塑自尊和自信。

标签: 
评论 返回 关闭
读者评论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