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个案剖析 > 正文
跟着感觉走
 
作者: 来源: 时间: 2013-9-12 20:09:57 阅读次数: 0

  案例:“跟着感觉走


  舒俊琳讲了去年秋天他做过的一个心理咨询案例:


  一个电信公司的大客户经理Anne(化名,下同),31岁,漂亮迷人又精强能干。几个月前,丈夫卢冽突然提出离婚,她一下子觉得自己的世界崩溃了。


  Anne和卢冽是大学同学,10年前相识并相恋,都是初恋。虽然经过了一些波折,但两人还是在她26岁的时候走进婚姻的殿堂。Anne一方面是干练的女强人,一方面又是典型的传统女性,非常恋家,认为家比工作重要,对卢冽也从来是言听计从。她很想吃海鲜,但因为卢冽不喜欢吃,她就从不吃海鲜,似乎吃一次海鲜就是对卢冽的背叛。结婚后,在卢冽的要求下,无论有什么工作应酬,她每天晚上都不会迟于10时30分回家。


  结婚五周年时,小两口专门从广州飞到杭州西湖度假,那时候一切看上去是那么完美。但就在回来的第三个月,卢冽就提出了离婚,无论Anne怎么努力,卢冽都无动于衷,铁了心要离开Anne,而且不讲什么原因。Anne偷偷请了一个私家侦探,才发现卢冽是有了第三者,而且那个女孩无论在相貌、气质、家庭背景、收入和持家能力等方方面面都不如她,Anne实在想不明白,卢冽为什么要离开她。


  Anne认为,爱一个人就要尊重他的选择,所以很快和卢冽离了婚。但离婚后,Anne整个人立即垮了下来,“既然10年的感情都可以毁于一旦,既然最亲密的人都不可以信任,那么这个世界还有谁可以信任,还有什么可以依靠?”Anne决定自杀,但一次割腕一次上吊都被亲友发现并救了回来。


  这时,朋友向Anne推荐了NLPSKY的公益工作坊,她也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加入了。舒俊琳老师的课给了她很大震撼,她决定请舒老师给她做一次心理治疗。


  在工作坊中,Anne已经讲过了她的故事,舒老师知道该怎样对症下药。他邀Anne去一个安静的西餐厅做咨询。


  在西餐厅中,简单的寒暄后,舒老师直截了当地对Anne说:“我很赞同你自杀的选择。”


  听到舒老师劈头扔来的这样一句话,Anne惊讶得目瞪口呆。


  “你心中有没有一些遗憾”


  舒俊琳说,Anne的身上有两种力量:生的力量与死的力量。死的力量让她两次自杀,而生的力量又让她活下来,不仅鼓足勇气在培训课上袒露了她的伤痕,也决定求助。这两种力量看起来势均力敌,但Anne的亲人朋友和同事肯定都毫无例外地和她生的一面对话,用尽各种办法强化她生的力量,而死的力量,人们却很容易忽略,不知道怎么处理,也不敢去碰。但这又是同样重要的力量,所以舒老师决定和它对话。


  舒老师对记者说,面对自杀的人,和他死的力量对话是很重要的。否则,这股力量会令自杀者和拯救者作对。


  舒老师问Anne:“活着太痛苦了,所以你决定去死?”


  Anne肯定地点了点头。


  “但你想没想过,你选择的死的方式仍然很痛苦?”舒老师这一句话让Anne又一次目瞪口呆。接下来,舒老师先描绘了割腕自杀的痛苦和上吊自杀的惨状,又绘声绘色地讲了十几种不太痛苦的自杀方式。


  大概讲了30多分钟后,Anne的惊讶完全消失了,开始陷入沉思中。舒老师知道,这是Anne身上死的力量得到了一定的安抚,不再认为人们都是来和它作对的。


  这时,舒老师知道,是该和Anne生的力量进行交流了。他不再谈自杀方式,一起和Anne沉默了几秒钟。然后,他问Anne:“死是很容易做的选择,但在再次自杀之前,你心中有没有一些最简单的遗憾?把它们完成了再去死,不留遗憾地去死。”


  Anne想了想,说出了两个遗憾:第一,从来没有去吃过海鲜;第二,每天晚上都是10时30分之前回家,从没破过例。


  “既然这样,那我们今天晚上就弥补这两个遗憾吧。现在去吃海鲜,你请客,我们大吃一顿,反正你快死了,留着钱也没用。”舒老师对Anne说。


  “活着是多么美好”


  Anne欣然同意,两人去了广州最出名的一家海鲜店大吃了一顿。饱餐后,舒老师又带着Anne去了一家非常热闹的酒吧蹦迪。其实,舒老师不会蹦迪,只是坐在旁边看,而Anne在舞池里蹦得非常忘我,蹦到最后,号啕大哭起来。以前,她虽然自杀过,但却很少放声痛哭过,但哭是最好的一种治疗,可以宣泄不良情绪。否则,不良情绪郁积下来,最终化成了死的力量。


  等Anne的情绪平静下来,已是夜里一点钟了,Anne的两个遗憾都弥补了。在回去的路上,舒老师问Anne,除了这两个已经弥补的遗憾,她还有多少本可以实现的愿望,却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有去做?Anne想出了好多个,舒老师建议她回家好好整理一下,把它们清楚地写在一张纸上,列个清单,并规定完成的期限,明天当作作业交给他。


  Anne第二天交出了“愿望清单”,都是一些并不难实现的,譬如和顶头上司吵一架,在那个电信公司工作了6年,Anne一直抱着无论如何都不能得罪领导的观念,从未惹领导不高兴过;譬如去北京旅游,工作后,Anne一直有去北京看香山红叶的愿望,但因为刻意要做一个完美的妻子,她总是抽不出时间;譬如痛痛快快地吃川菜、湘菜和东北菜等,卢冽是典型的广东人,只喜欢吃粤菜,所以Anne一直没有吃过这些味道很痛快的菜……Anne一共列了10个愿望,规定是三个月内完成。


  第一个愿望很快实现。她向顶头上司请假,并借机和他吵了一架。出乎她的预料,顶头上司并没有怎么生气,而且准了她一个长假。她一个人依次去了四川、上海和北京等地旅游。11月在香山看红叶的时候,她的心境显然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,生的力量显然占据了上风。她给舒老师发短信说:“香山的红叶分外娇艳,空气清冽,活着是多么美好。”


  3个月后,她的10个愿望也都实现了,回来后,她对舒老师说,虽然这10个愿望并不复杂,但这些发自内心的愿望实现后,她觉得自己整个人全变了,她再也不在乎别人的看法,她决心痛痛快快做自己。至于自杀的念头,已经彻底消失。离婚的伤痛虽然还在,但再也不会是彻骨的痛。


  分析:她开始做自己,不再以别人为圆心


  吃顿海鲜、去趟酒吧、和领导吵一架、到北京看看红叶……三个月内做十几件这么简单的事情,就可以这么有效地改变一个人,其中有什么道理呢?


  舒俊琳说,这是因为,这十几个愿望虽然简单,但都发自Anne的内心。以前,Anne太过于在乎别人的看法,譬如丈夫,譬如领导,哪怕自己最简单的愿望都不会去追求,是典型的外在评价系统。


  因为这个外在评价系统,Anne对别人的看法的在乎远远超出了对自己内心的感觉与体验的在乎,所以她总是违背自己的意愿去迎合丈夫、迎合领导、迎合其他人,其中丈夫是最重要的,成了她的支柱。丈夫一离去,就相当于她整个外在评价系统全崩溃了,而且也意味着,整个外在评价系统对她作出了最严重的否定。这个时候,Anne的世界必然会崩溃。


  但是,这十几个简单愿望的实现,让她发现,原来别人的看法并没有那么重要,“我行我素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譬如,以前她把和领导顶嘴当成是灾难性的,刻意压下了自己心中很多怨气,但和顶头上司吵了一架后,她发现天没有塌下来,反而为自己赢得了不少好处。对她来讲,这完全是一种全新的生命体验,这个体验在一定程度上颠覆了她在工作领域的外在评价系统。


  其他的十几个愿望,也有类似的功效。它们都是发自她内心,每一个愿望的实现都会颠覆她在某个方面的外在评价体系,因为这十几个愿望涉及到生活中的方方面面,累积到一起,就颠覆了她整个的外在评价系统,并帮助她构建了一套全新的内在评价系统。


  简单地说,就是,Anne的工作与生活不再以其他人为圆心,而是以自己为圆心。舒老师说,这种内在评价系统不是自私自利的自我中心主义,而是最健康的人的心智模式。


  我们为什么不敢做自己?


  

标签: 
评论 返回 关闭
读者评论
推荐文章